贩卖鹤心

剩下的人只能在回忆里苟活

执念深了,想护住的东西就多了,丢弃了一身身的盔甲,自然就有了软肋。

"他挺好,也许没那么好,人无完人么,好吧,  我还是说实话,他是最好的,这世上要真有人比他还好,我就装作没看见。”

你是我久盘踞在船上,渡过万数条江河湖泊,终到达岸上自如行走的双腿。

你总是不露山水的思念一个人
不说他对年少时的你坦诚的真心
不说他对你无限的包容和处处的维护
不说你们最后的天各一方
你从来都不透露些什么
而我也是偶然才得此知你的秘密

后来我看见你,像灭了星的一整片天空,又像投身沉溺其中暗涌的深海。

我不想你这么快懂事。可这是人生必经的事。

路和无

鹿晗一个人走着,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,他的侧脸映照出他的此时此刻,像路边乞讨人的落魄。

机场又有一架飞机起飞了,不知道它是向哪里飞,往南还是往北,还要飞多久。

鹿晗和吴世勋在一起好几年了,谁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,就这样顺其自然,理所当然的了。很奇怪,他们俩个人从来不记几几年,因为不想刻意的记着数着,然后有一天分开的时候,为那至死不渝的那几年写个死亡诊断书。他们总归看的太开,又似不确定未来。

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的变变少了,早上总有一个人先起床,做好早饭,去上班,晚上也是如此。他们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里,请了几天假,去沿海城市散心。他们自己开着车到达了,就随便转了转,一下就到了晚上的六七点钟。车内的空调温度有点太低了,毕竟秋天到了,鹿晗和吴世勋从后备箱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,就向附近的一家小酒馆走去。画面变了又变,古典乐也变成了钢琴弹奏曲。他们透过红色液体的酒杯望着对方熠熠闪光的双眼,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,在互不打扰的环境里,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暖而延绵的吻,不知道有没有尝到冰冷的咸味。

鹿晗和吴世勋是别人眼中的光耀者,是对方心里最露骨的心事,最致命的软肋。

他们不是同性恋,只是爱的人正好和自己同性罢了。

虽然有几个国家已经认可同性恋结婚了,但还是有一大部分人对于同性恋感到不解、恶心、反感。很多人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,在到头来的平淡岁月里还是放弃了,最后的他们也如此。要说为什么,到抵还是赢不了人心。

当有人在网上开始放他们成双出入,爱意缠绵的样子的时候,已经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了。不知道那段时间对鹿晗和吴世勋来说是怎样的艰难,怎样的从理直气壮变成了理屈词穷。

他们开始有所顾忌,不再和任何人联系,也很少出家门,两个人就在各自的房间沉默。当有一天晚上鹿晗和吴世勋再一次在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的时候,看着沙发因为重量而凹下去的那一小块地方,就知道了。在爱情、亲情、和事业中,如果要舍弃一个的话,他们两个都选择舍弃爱情。对,他们真的很爱很爱对方,但一个或许成熟,利弊都分的很清了,另一个呢,都依他,过了几日后就自己难过。

鹿晗和吴世勋分开了,毫无预兆却在情理之中。那天晚上,两个人说了分手之后,整理好自己要搬走的东西,说了一句"保重"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那天晚上,月亮出奇的圆,星星也很多。

鹿晗抬头望了望,一声比一声重的叹息,让星星失了颜色。"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了自己,饭一定要按时吃......傻瓜......"后面的话在昏暗的转角就听不见了,变成了喃喃自语。

吴世勋眼眶涩的慌,没想到自己听到了分手那个词之后也没有什么多大感触,不经嘲讽了自己的冷淡无情。他想"只要他能过得好就行......"

命运是个小人,偏要看着他们两败俱伤才肯罢手,任谁磕破了头也无济于事。

鹿晗和吴世勋从那次分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,所有的联系都删了,以为连同心里的那份也可以。

在一家日式料理的店,他们再次碰面,毫不忌讳的打量对方,原来都过的好不错。他们相互笑了笑就擦肩过去了。后面有个不轻不重的声音想起,"鹿晗,你父母都等着我们过去呢..."那个女孩在看到吴世勋的时候,声音顿时就换了音调,质问鹿晗。"他怎么会在这里,是不是你想旧情复燃,我告诉你,你父母绝对不可能让你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的,现在你身边的朋友有谁不知道,你以前和他在交往,你这样,让我怎么和你父母......"鹿晗皱了一下眉头,铁青的脸色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,到语气还是无比的温柔,像以前的他对他那样说话一样。"我和他只是偶然遇到的,你不要多想,我们过去吧"鹿晗安慰的说到。吴世勋站在那里,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好像动不了了,鹿晗接下来的话,仿若地狱,抑要他挫骨扬灰。

不知道那个女孩又和鹿晗说了什么,他只听见鹿晗用以前说的后面几个字,"吴世勋,我不爱他了"。鹿晗说完转过身看向吴世勋的眼睛,空荡荡的,以前的温柔宠爱不复存在。吴世勋一瞬间听不见了,外面车的喇叭声,客人的谈笑声,什么都听不见了,仿佛在一个漆黑无声的世界,有一个人告诉他无论如何要放弃了。吴世勋看着鹿晗和那个女孩的背影,手指都变得泛白,是爱而不得的宣判。

吴世勋回到自己租的房子,把行李箱关于他们两个所有回忆的东西,都烧了,看着火光刺眼,被热气弄出了一身汗,他连脚都不肯挪一步,亲眼见证他们几年岁月的死亡。等他烧光之后,行李箱里只剩下了几件大衣,他看着那几件大衣想,是时候离开了。

鹿晗和刚才的女孩在一起了,身边的人都祝福他,他也假笑般的承认。只有自己心里清楚,不会再有那样洒脱,深情的那个自己了。

飞机轰隆隆的飞过这座城市,下午远方的景色好像更美了,像恋人喷涌而出的爱恋。鹿晗难得自己一个人出来散心,他以为释怀了,不再想念他了,却在听到旁人告诉他吴世勋离开的话时,泪流不止,跟路旁被别人抢了糖果而大声哭泣的小孩没两样。

吴世勋现在也长到了鹿晗当初的那个年纪,周围人都说他长大了,成熟了,会承担一切了。他只不过是把那时候离开的自己丢在了火海中。他不会再爱人了,他变得懒惰,连应承别人的话都不会说了,更别提爱人了。

鹿晗过的还挺好,能不动声色的和女朋友说起吴世勋。他有一次自己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,那个风好像和以前一样,他歪了歪头,看着旁边不存在的身影,似乎听见吴世勋爽朗的笑声和一句"我爱你"。他不经揉揉眼眶,却什么都没有。

他现在还年轻,还没到无药可救的年纪,也许再过几年,他会找到连我都错愕觉得是那个人的女孩或者男孩,这些其实都无所谓,这是他的人生,我们无权干涉,但我想在他还是独自一人时,靠着一点的藕断丝连和猜测,让他们再安稳的存于臆想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我欢爱过后的一场春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汇积在一起的热爱与自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长年起着薄雾的清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不能不漂浮的船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各个的城邦和无数宇宙 ​​​